寻常一样窗前月

寻常一样窗前月  才有梅花便不同


——我之图文博客


河南省济源市教研室 刘丽霞


       网友“往世界的尽头单飞”说我的博客是“温暖人心的色彩博客”, 甚合我心。非刻意为之,不经意而然。一幅文字配以典雅或活泼小图,便如赋诗而临清流,凭栏而见清风,有了灵动,有了机趣,不是那么疏离;文如月,图如梅,正成佳境。


     一切言行皆出自然才好。


       如“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诚邀至友,但无一字用强,亦无一笔作秀,只让你知道在这微寒的季节,酒已温炉已沸,绿蚁红泥一切原汁原味,薄暮欲雪,可否小酌一杯?淡淡言来,无限声色,何等笔力!


       其人不来,也只宽袍阔袖,“闲敲棋子落灯花”,雪影灯影,风声心声,如是而已。


      或许其人正乘风雪而行,清明雪夜,孤鸿只影,一宿纵驰,天亮方至,遥见窗色,含笑而返。


      主雅客逸,风度令人心仪。


     人应有静志。若怡情则“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若处世则“临大节志不可夺,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若创业则“苟定大计,虽万千人吾往矣”,若行动则“挥剑决浮云,谈笑静胡沙”,若养心则“相看两不厌,唯有敬亭山”罢。


      还要有执著,有胸襟。徐志摩决意为林徽因而离弃发妻张幼仪,放言“我将于茫茫人海之中,访我惟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已。”然林随父扬帆归国,婚定梁思成。1924年,泰戈尔访华徐林相伴,人称“岁寒三友”,同年徐即恋陆小曼。陆小曼那位西点军校毕业、贵为哈尔滨警察厅长的丈夫王赓大度地与她离了婚,成全了这对怨人。后来徐志摩在赶去听林徽因学术报告途中机毁人亡,梁思成特地在出事现场为林徽因拣了一块飞机的残骸作为永久的纪念。此前,因林徽因爱建筑学,梁思成也选择了建筑学,并对人坦言:“老婆是自己的好,文章是老婆的好。”在林徽因为金岳霖情苦时,他告诉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金岳霖,祝他们永远幸福。而金岳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诚得令凡人惊异:“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徽因死后,梁思成再娶,而金岳霖终生未婚(与人合赠挽联“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林一家搬到那儿,他也随之搬到哪儿。林逝世多年,有一次他请朋友到北京饭店吃饭,客人坐好后他才说:今天是徽因的周年忌辰。其痴心至此。


       泰戈尔有三句话,一曰: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一曰: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死如慧星之迅忽;一曰: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


       中国禅宗有三重境界: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空山无人,水流花开;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心甚爱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