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生成与核心价值


2012上海华师大研修日志之六


动态生成与核心价值


——《最后的常春藤叶》授课浅思


河南省济源市教研室 刘丽霞


1122 中雨


 



20日下午13001350听了上海育才中学一节高一语文课《最后的常春藤叶》。《最后的常春藤叶》是美国作家欧·亨利的精品小说。病中的年青画家琼珊认为自己的生命将与雨中墙上的常春藤叶同步消逝,老画家贝尔曼竭尽生命画出最后一片常春藤叶,给了苏珊生之希望。这是一篇充满人性温暖的小说。


上海《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对小说学习的要求表述如下:


了解小说的主要特点


能从不同角度解读和赏析作品内容与表现手法,对作品的思想价值和艺术价值作简要评论。


努力改变学生的依赖性学习习惯,注重体验性学习和研究性学习方式的指导,促使学生在读写实践中独立思考,提高质疑能力,并在此基础上形成问题意识,进行专题阅读和专题写作要充分考虑学生认知结构的形成,评价要指导学生自觉梳理知识,认识已有的阅读能力,构建并重组认知结构。


讲课流程如下:


1.1分钟)导入:一部好书就是一个最好的人生导师。


2.8分钟)文学常识简介(重点常识加黑):


1)生平、成就、代表作;


2)知识拓展:世界三大短篇小说之王;中国三大短篇小说之王


3.18分钟))分角色朗读课文一遍:医生、苏艾、琼珊、贝尔曼、叙述者


4.16分钟)故事情节概括


1)小说三要素提问


2)小说故事情节通常包含哪些部分?


3)你们认为这篇小说的高潮是哪个部分?结局是哪个部分?


4)请按照故事情节发展的先后顺序,概述故事情节。


5.7分钟)几个疑问:


1)琼珊为何会将生存的希望寄托于一片树叶?


2)琼珊为何会无法分辨窗前的树叶的真假?


3)贝尔曼为何不将树叶或缚在藤上,而要费力地画?


如果对这节课进行全息透视,感觉较好的方面有:


一、教学是慢的艺术,是等待的过程


这是一节毫不作秀的家常课,是一节常态下的平实的课。教学思路明晰,提问明确,而且舍得给18分钟的时间用于学生的分角色朗读,全篇诵读一遍后又给学生点评诵读优劣的时间,在应试氛围浓厚的高中阶段,体现出诵读感知、书声琅琅的语文特色,难能可贵。听课者都有些疑惑:每节课都这样读吗?角色扮演者在读,其它学生会不会觉得自己变成了局外人或听众?课下学生告诉我,这种读是很多的,并不觉得耽误时间,听读者也会把自己融入角色并对诵读者作出评价,这是相邻学习的很好方式。情节概括几个疑问环节学生表达充分,表达有序(先指出第几页,然后读原文依据,再谈自己的解读),没有赶场的紧张感,学生的回答从没有被打断,教师和学生都保持着倾听与交流的姿态,课堂给人的感觉很自然很和谐。


二、有时,自由的表达比正确的表达更可贵


敢于表达不同观点,敢于主动站起进行补充,每个学生都是主动的学习者,这时,课堂形成了学习的。相较于万马齐喑的课堂,相校于千人一词的课堂,这样的课堂有灵动的思维,有敢于呈现我有不同看法”“我想补充一下的活力,而且能得到老师和同伴的回应、引导,很好。


三、差异、错误是很好的课堂资源


错误是教学的对照资源,甚至会在教师的智慧捕捉与点染下,成为启迪学生的教学亮色所在。所以不呵斥,不回避,不忽略,时刻保持敏锐的姿态、相机诱导的心态非常重要。差异则是显而易见的,概括情节部分学生展示了四种不同理解,琼珊寄生命于落叶的原因学生也出现了四种解读,前者与谁是小说主人公”“高潮与结局的分界的认识有关,后者则与学生能否进入文章情境全面理解有关。教师采用了投票表决和原文理据解析的综合方式,学生较为认同。


这节课的一些问题也是需要辨明的。


一、能不能体现推进感、生长感、语文味


好的课堂不会在一个思维层面打转,不会没有思维落差,也不应只培养一种思维。听课教师普遍觉得这节课思维难度不够。表现在:18分钟的诵读,时间几乎占到二分之一,但诵读前没有设置任何问题(应从情节、人物方面,或语言品评方面设置问题引导圈点批画,或从评点诵读优劣的角度方面略加指导),类于为读而读;五个问题全都指向文章内容的理解,大多是筛选信息,属于同一层面,而且在先概括情节还是先辨明高潮结局这个设置上有点前后颠倒,违背认知规律。可不可以先有对标题的理解:小说题目有几个版本——《最后一片叶子》、《两个病人》、《绝处逢生的琼珊》,为什么编者选择了《最后一片常春藤叶》?如果是你,你会选择哪个题目 ?这是开放性的问题,指向对主人公、主题的探究。然后是概括情节,情节之后可不可以理解结尾为什么说最后一片叶子是他的杰作,这个指向了·亨利式的结尾(小说结构、表现手法、主旨),苏联作家说,艺术的打击力量要放到最后,这个设计可以作鉴赏审美方面的深度解读。


如果要以读为主也行,可不可以围绕作精细设计:初读时五分钟速读文本,概括情节;二读再现情景(选择小说中一两个典型场景,作分角色朗读理解形象,而且可以分几批学生,不一定就这几人一读到底);三读探究问题,四读小说内涵。


情节概括也可以更新方式,不要只是情节梳理,是否可以从叶子入手?主要人物是贝尔曼和琼珊,这两人与叶子有什么联系?(这片叶子维系着两个人的生命,一个人生命的寄托,一个人生命的奉献)。


是不是可以有对几处和人物形象塑造相关的词句的品味涵泳?


教学一定要对教材进行二度开发,重视整体把握、细节解读,把每节课上成刨坑课”“扎根课”“拔节课,最好是攀岩课,有思维的梯度,有语文的味道!


二、能否坚守学生立场,杜绝替代思维,能否显示出动态生成之美


这节课所有的问题都是老师预设好的,而且在全文朗读上用了大量时间,我很想问:学生课前或早自习预习了吗?一节课有了预习垫底,会有高度;预习先行,会有深度,若没有预习呢?如果把通读全文当成现场预习,可以老师问题先行,是否也可以让学生质疑,然后让他们把自己的问题按小说特点梳理归类,然后分组合作探究是不是也可行呢?总是师问生答式往往并不是师生互动,更难是生生互动吧。教师替代学生思维,精英学生替代全体学生思维,具有不同程度的遮蔽性,如何在课堂上听到学生拔节的声音?


 


发表评论